欢迎您来到中国粮油工业网
 
首页
资讯中心
企业中心
信息中心
油脂分会
食品分会
《粮食与食品工业》杂志
服务中心
v
资讯分类
行业新闻
企业动态
学会公告
会展会讯
最新企业
首页 > 网站公告 > 正文

财政部酝酿提高油料作物补贴额度 - 中国油脂|中国油脂

发布时间:2013-07-30 15:53:43   来源:   评论:0 点击:

 11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报告称,10月份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1.7%,涨幅比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创年内新低。

  但业内人士忧心11月份CPI很可能重回2%以上,因为随着冬季的到来,蔬菜价格将迎来反弹,猪、牛、羊肉价格也将小幅上涨,而今年已经连续两次上调价格的食用油可能会再次迎来年末涨价风。

  此时,《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获知,增加油料良种补贴额度事宜已经在国家财政部农业司层面进入资料汇总和上报阶段。

  记者获悉,该计划一旦实施,过去每亩补贴额度仅为10元的大豆及菜籽等油料类作物良种补贴额度有望达到40元,同时良种补贴范围有望从现有的东三省及内蒙古(大豆)、长江流域“双低”油菜优势区、山东、河南、四川、江苏、河北等区域内享受的花生良种补贴试点范围,直接扩大到全国。

  “如果消息属实,则国内油料自给率有望回升到40%以上,此举将对平抑食用油价格、提高农民收益发挥重要作用。”一位来自农业部门的领导人士表示。他认为,由于油料作物自给严重不足,导致食用油价格不断上调。在东北国产大豆产业已经全盘沦陷的情况下,油菜籽和花生应该成为政府重点保护的对象。

  油料补贴有望加码

  “在东北,种植大豆的效益比不过玉米;种植菜籽的效益比不过小麦。而从进口市场看,无论进口大豆油,还是棕榈油,都比国产油脂油料有着超过10%以上的价格优势。”11月7日,与会第七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的多家知名行业企业负责人纷纷向记者发出如此感叹。

  声声叹息背后,是中国以大豆为主的油料产业集体沦陷的窘局。数据显示,尽管2012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大豆库存罕见达到400万吨的历史高位,但由于终端需求依然劲升,外加农民种植油料积极性不高,中国食用油市场的充足供应能力仍然存在问题。

  “我国实施油料作物的补贴政策最早可以追溯到10年前,第一个补贴试点的良种品种是大豆,起步价就是10元/亩。10年过去了,尽管油料良种补贴范围已经从大豆扩大到了菜籽、棉花、花生等多个品种,但良种补贴额度仍然是10元/亩,根本不足以调动农民加大油料作物种植面积的积极性。”前述消息源人士称,我国从2002年、2007年、2010年分别对大豆、菜籽、棉花、花生实施良种补贴,但总体看,由于小麦、玉米等主要粮食农作物与菜籽、大豆、花生等油料作物普遍存在“争地”问题,但中国传统观念认为,油料作物非粮食,在粮食价格连年上涨的情况下,油料作物种植面积不断萎缩。

  作为收储企业,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学聪对于油料产量的连年下跌颇为忧心。他表示,增产乏力是油料作物萎缩的主要问题。

  “大豆、菜籽两大油料作物单产水平低、收益逐年下降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陈学聪表示。

  如今,国内大豆总销量中超过四成是来自美国的转基因大豆。正大集团下属的饲料原料贸易总监陈瑾表示,美国大豆另外一个核心竞争力源自美国农业部给予的高额补贴。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政府为大豆生产提供的补贴主要分成两类:一类是直接补贴给大豆生产者,主要包括市场营销贷款补贴、贷款差价补贴、直接补贴和反周期补贴等;另一类是政府提供的一般服务支持,包括大豆的研究、技术推广、病虫害防治、检测检验、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方面的支持。综合看,大豆的直接补贴率是0.44美元/蒲式耳(相当于36.7437美元/吨)。

  “很明显,中国的补贴力度太弱了,剔除油料作物产出率低下,收益不敌粮食作物等因素,单就补贴幅度看,美国是中国的近10倍。”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常务理事冯定远表示。

  本报记者从前述消息人士处获知,关于提高油料作物的补贴,已经在财政部农业司层面形成了初步意见。有关油料良种补贴改革意见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直接提高油料良种补贴金额,从每亩10元增加到40元左右;二是考虑改变补贴方式,由目前的种前种子补贴,逐步变革为从收购环节按照交割给收储企业的产量,进行现金直接补贴。

  该消息人士透露,直接提高油料良种补贴金额的方式获批可能性较大。但无论哪种方式,都面临补贴金额最终能否直接发放到农民手中,以及地方政府及收储企业可能弄虚作假的风险。

  油料安全需多种手段保障

  国内从2008年开始,陆续出台了增加储备和临时储备等一系列保障措施,采用将收购价逐年提高、收购量和库存量维持高位等方法,来防止市场巨幅波动和保障粮油安全。

  但就需求水平看,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中国人均植物油消费需求,仍然在以年均2%或50万吨/年以上的增幅持续攀升。

  “在人们的传统认识中,油料作物非粮食。但从需求环节看,大豆、菜籽、花生、棉花籽等油料作物通过压榨后,其产生的粕类产品,却是饲料环节最核心的原料。”冯定远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饲料经济委员会副理事长,在他看来,油料作物背后关联着国内诸多产业链,如生猪等养殖业的原料,高度依赖油料产业。

  “最初大家的意见是刻不容缓,必须尽快执行。但农业部只负责前期调研和提出建议,没有财权,因此一直拖到了现在。”上述粮油系统官员表示,财政部农业司目前正与农业部有关司局之间进行密切沟通,“如果没有意外,相信此事会快速推进。”

  该官员认为,除了增加补贴额度之外,中央政府还应充分调动基层政府引导农民扩大种植油料作物的积极性、扩大油脂油料期货市场定价权及启动关税调节措施,合力确保油料安全。

  事实上,面对国内油脂油料市场的巨幅波动,期货市场已经成为诸多大企业的避风港。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刘兴强介绍,2012年大商所油脂油料品种主力合约的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的相关性均在0.8以上,较好地反映了现货市场变动趋势。

  大商所部分人士也向记者表达了油料类作物收益不敌粮食类作物进而诱发油料种植面积恶性缩减的担忧。据该交易所2011年一份调研显示,在黑龙江等区域,农民种植水稻的收益是种植大豆收益的9.5倍,种植玉米的收益则超过种植大豆收益10.5%。

  “什么收益大,农民就种什么。无可厚非。但就油料作物的产业链看,却因为种植面积急剧跌落,陷入了越不种越少、越少越不种的恶性循环。”大商所调研人士称,增加油料作物良种补贴额度,已经迫在眉睫。

  但在天津聚龙集团研究院总经理卜毅文看来,国产油料作物的价格优势已经丧失殆尽,此刻救市或已晚矣。该集团目前在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租种了超过40万公顷的土地用来种植棕榈油。“国外的优势目前明显,即便按照眼下市价,进口棕榈油的毛利润,仍然能达到10%以上,而国内无论种植环节,还是压榨企业,都已经濒临亏损。”卜毅文称,国内政府如果采取提高关税等手段来保护国内农产品体系,则又面临农产品市价恶性提高、甚至放大通胀局势的危险。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刊登广告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中国粮油工业网/《粮食与食品工业》杂志社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510-85867384 传真:0510-85867384
客服QQ:419542743 邮箱:lsyspgy@126.com
苏ICP备13037503号-2 网站建设:君通科技